蒸魚

fish

以前總覺得蒸魚是家中晩飯的例牌菜,老少咸宜沒啥特別。當然長大後在外飲宴,這家中例牌考究起來是清蒸大海班或什麼古法蒸魚鮮,宴客點菜已不止是個人喜好或大魚小鮮之分,點那一類海魚跟不要失禮人家掛釣了。點肉和菜類都相當直接,但點魚類總要跟部長溝通,先問種類,再問斤量及價錢。
慶幸這門八面玲瓏的學問從不要我煩惱,反正我跟孩時沒樣,坐收漁利 - 等吃。

其實我最關心是骨多骨少,記得兒時最怕是多細骨的魚,爸說先吃魚,不要跟飯一起吃,媽會為我們挑起細骨並給我們吃魚背上的肉。我沒有耐性,會惱這世上這麼多魚偏要買多骨魚回來。在外國時,校舍面向蔚藍的海灣,放學後巴士站旁有一小店專賣炸魚,這魚塊外面香脆內裏雪白正正是無骨魚,有餘錢時坐在海灘分著吃。離開多年 ,記憶中只有藍白色的天空,十七歲對前途的無奈無知和已故的點滴。在回憶中這魚塊沒有什麼味道。

過去數年為好友做飯,我愛弄焗魚,用鹽、油及黑胡椒塗在魚身上,再加番茄、蒜頭、檸檬和白酒,放進焗爐後,空氣裏慢慢地飄散魚香酒香,在哄鬧的笑聲中,大家共享這簡單的美食。離港後,今天蒸魚竟然在我的厨房出現,家中的竹升仔吃雞胸肉薯仔之餘還愛吃蒸魚。在韓國超市購買已清理好的魚鮮和姜蔥,回家洗切食材,大火把魚蒸好,舖上蔥花淋上鼓油,灒油。這是我家的新例牌。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