豆腐花



Tofufa



去年聖誕節買了攪拌機,我想做豆漿、奶昔。他想做瑪格麗塔(magarita), 結果我買了一大包黃豆,他買了龍舌蘭酒(tequila)、君度(cointreau)青檸和檸檬。

我做了豆漿,但家中瓶子不夠,剩下的不如做豆腐花好了。燙熱的豆漿大約兩杯份量,加一大湯匙魚膠粉,放涼後入冰箱,做法跟做啫喱一樣。自己家裏做的豆腐花不加石膏粉多好,凝固後試試味,真是又滑,又香!

這樣形容跟阿嫲說的一樣。

阿嫲特別喜歡豆腐花,以前小販子做好了會走到街上叫賣,我們下午悶著做功課,聽到叫賣,阿嫲會給我們幾塊錢,讓我們拿著湯碗從六樓直奔到街上買。新鮮做好的豆腐花是暖暖的,份量足夠一家人分,我們嗜甜,糖水和香脆的黃糖全部加進去。長大後,我們也會買豆腐花給她吃,有時候是超級市場的貨色,阿嫲吃了還是那句:好滑,好香。
 我想,自己對食物的偏好多少也受了阿嫲影響。兒時上學下課,阿嫲管接管送,在路上會買小食給我們三姐弟。阿嫲年輕時沒有機會讀書,簽名僅是斷斷續續的一個圈,因為不識字所以從來不會囉嗦我們的功課、考試名次。跟著她的時間,會重覆看著那幾套粵語長片,重覆聽多次的鬼故事和重覆吃著滋味小食。阿嫲在老人院的日子,記掛的都是前陳往事,例如如何帶大三個孩子、被賣掉的房子,提起先走了的爺爺卻話不多,只記得她說過,年輕時她嗜菸、愛打牌,但兩口子結婚數十年,爺爺從來沒有跟她吵嘴。


這些話,當時似懂非懂,今天才知道這是多難得的感情總結,多平凡的愛但不平凡的包容。好,今天才識做的豆腐花,敬在天上的您倆!




Comments